多尔衮:他逼死大哥强娶皇嫂|新鲜事网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3:06:56

 

 

本文转载自整风《老是乱想的人看看,写得太真实了》初中数学知识点总结:一元一次不等式历史年代换算罗盘分层讲解【引用】和谐教育讲座一之六(构建和谐教育的意见与看法)

最受不了异性身上什么特征?鏃ユ枃甯冭壓涔︹€斻€婃墜缂濈敓娲汇倓銇曘仐銇勩儜銉冦儉銆嬶紙涓夛級大学生【你真的会“吃”吗?】最受不了异性身上什么特征?为情所爱挚爱永恒看了让人无语-----社会乱象坐月子食谱坐月子吃什么好乡间礼俗接财神神吐槽活着的爱(成年人的网恋)英雄的花草果蔬类FLASH素材集结篇⑻【投资新潮流】电动车已过时?氢燃料电池暴涨抢风头(附股)【美圖共享】◆大理美女【美食视频】如何做:家常小炒肉“性感女神”斯嘉丽·约翰逊主演9部电影推荐。轻型战斗机的演化与新生?【涨姿势】?过期化妆品还有大功效!鑰佹湁鑰佺殑楠勫偛盆友新作飘逸多姿瓷质的马克杯有了一道细裂缝,会往出渗水,有没有什么办法修补?祖传秘方——抑郁症的特效方子十大冰柜品牌排行榜中考语文专题复习是男人就抓她100下!(游戏)岁月无痕心有痕

大龄产妇坐月子要注意什么澶у鐢熴€愪綘鐪熺殑鐭ラ亾鏈€缇庣殑鐖辨儏鍚楋紵銆?如何有个好人缘岁月无痕心有痕

多尔衮:他逼死大哥强娶皇嫂

顺治本来就痛恨多尔衮的独断专行,见奏折中提到逼死豪格一事就更为恼火。豪格是皇帝的大哥,又是开国元勋,只因反对多尔衮就被罗织罪名整死,这在顺治帝看来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顺治七年秋天,多尔衮患病。据说是膝盖受了伤,他用了不该使用的石膏敷治,结果使病情加剧(《北游录》)。为了调治疾病,也为了改善心情,十一月中旬他率领诸王贝勒及大批八旗官兵到塞外打猎行乐。塞北寒冷的气候和行猎时过度的劳累,使多尔衮此行再也没能回到北京。十二月初九日,他病死在喀喇城,时年三十九岁。

多尔衮死后,在他摄政时期用强权压制下去的各种矛盾一下子暴露出来。首先是皇帝本人与摄政王的矛盾。多尔衮摄政时,顺治帝福临尚小,而到顺治七年时,他已经成长为一个十三岁的少年了。身为皇帝却无权力,这对福临来说,当然是件无法长期容忍之事。摄政王一死,福临必然要真正操起皇帝的权力。其次是以济尔哈朗为首的一批在摄政期受压的诸王与多尔衮的矛盾。

那时他们慑于多尔衮的威望和权力,不敢有所表现,然而却从没有放弃他们那种保守落后的政见。多尔衮之死无疑是他们聚集起来,夺回失去的权力的绝好机会。另外,深受多尔衮信任与重用的一些大臣,此时也会为保住自己在摄政期间得到的权力而拼搏。各种矛盾交织在一起,相互冲突,相互利用,清王朝的政局在多尔衮死后一个多月内,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多尔衮一死,他的亲信罗什、额克苏、鳌拜等人,即利用他的葬事大做文章。先是安排了隆重的迎灵仪式。十二月十七日,多尔衮的灵车运回京城。顺治帝与诸王大臣身着丧服到东直门五里以外迎候。从东直门到玉河桥,凡是灵车经过的地方,都有跪着哭丧的官员。公主福晋以下的命妇,则身着丧服聚集在睿王府大门内跪哭。灵车到达东直门外,顺治帝亲执玉爵为灵车敬酒,奠祭摄政王。

这天夜里,满朝文武又都受命到睿王府中去守灵。接着,罗什等人又要求以皇帝的葬礼安葬了多尔衮。即使这样,他们还怕多尔衮死后的地位不牢,十二月二十五日,又通过顺治帝之口追尊多尔衮为“懋德修道广业定功安民立政诚敬义皇帝”,其元妃为“义皇后”,并把他们的牌位供在太庙。他们以为这样一来,就能使多尔衮这个护身符永远存在了。

与此同时,保守派的济尔哈朗等人,利用顺治帝要亲掌大权的迫切心情,也开始了一连串的活动。他们首先命大学士刚林等到摄政王府收回了象征权力的印符、赏功册,接着就开始削减多尔衮的军事实力。摄政时期,多尔衮将清王朝的主要军事力量交给了自己的亲信、同母兄弟英亲王阿济格与豫亲王多铎。他们是多尔衮推行其政策的重要军事支柱。当时多铎已先多尔衮一年病死,对济尔哈朗等人威胁最大的,就只有阿济格。阿济格是一个妄自尊大的莽夫,摄政时期,自恃有战功,曾向多尔衮提出封自己为“叔王”的要求,但被拒绝。

多尔衮死后,阿济格又想扩充自己的势力与诸王抗衡。他以多尔衮生前曾说过“不满养子多尔博,而想让阿济格之子人自己亲辖乙正白旗”为由,企图吞并正白旗。阿济格的这些思想和行为,遭到正白旗多尔衮旧部的反对。他们之间的矛盾,被寻找机会铲除阿济格的济尔哈朗等人看在眼里。于是他们联名上疏,告阿济格对摄政王不敬,轻而易举地给他定了罪,剥夺了他手中的军权,将他逮捕、削爵、幽禁、抄家,并将其诸子皆黜除宗室,赏给仇家为奴。

顺治清算多尔衮的隐情:他逼死大哥强娶皇嫂(2)

顺治八年正月十二日,福临亲政。于是多尔衮原来的亲信一看形势有所变化,有些就投到济尔哈朗的门下。此时,原多尔衮与多铎分别统辖的正白旗与镶白旗已成无头大雁,阿济格又成了阶下囚,济尔哈朗等人认为时机已成熟,于顺治八年二月上疏,指控多尔衮“显有悖逆之心。臣等从前俱畏威吞声,不敢出言。是以此等情形未曾人告。今谨冒死奏闻,伏愿皇上速加乾断”(《清实录》)。

在济尔哈朗等人的奏折中,为多尔衮拟了下述主要罪名。一、顺治帝即位时,诸王立下誓言,由多尔衮与济尔哈朗联合摄政。但多尔衮“背誓肆行,妄自尊大”,剥夺了济尔哈朗摄政的权力,反立自己的同母兄弟为“辅政叔王”。二、多尔衮所用仪仗、音乐、侍从,与皇帝无异,所盖王府形同皇宫,并私用皇帝御用八补黄袍、大东珠数珠及黑貂褂等殉葬。三、散布皇太极称帝是违背太祖本意而系夺位的流言。四、逼死肃亲王豪格,迎纳豪格之妃。

追黜多尔衮是顺治帝亲政后处理的第一件大事,他所采取的措施与他对多尔衮的敌视态度直接相关。他本来就痛恨多尔衮的独断专行,见奏折中提到逼死豪格一事就更为恼火。豪格是皇帝的大哥,又是开国元勋,只因反对多尔衮就被罗织罪名整死,这在顺治帝看来是不可饶恕的罪行。因此,他不顾一个月前曾亲自为多尔衮追封过“义皇帝”的尊称,断然下令将多尔衮“削爵、撤庙享、罢谥号、黜宗室、籍财产人宫”(《清史稿·多尔衮传》)。

瞬息之问,清王朝发生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巨大变化。专权多年的赫赫功臣多尔衮,死后尚不到两个月就成了千古罪人。无疑,这是清人关后发生的第一场宫廷政变。多尔衮被贬黜,势必会让济尔哈朗等保守势力有所抬头。看起来这是多尔衮推行高度封建化政策的失败,但实际上却并不完全如此。这些符合历史发展趋势的政策所产生的巨大惯性,使历史的车轮仍然继续向前滚动。

顺治清算多尔衮的隐情:他逼死大哥强娶皇嫂(3)

蓝天白云相依,骏马羊群如梭,我出生在美丽的蒙古科尔沁,奶名玉儿。孩童时,喜欢看草原上红梅花盛开。记忆深处,红梅正绚,花泻如雨,朵朵绮丽在顷刻中绽放,绘成一朵火树花,美醉一生风中情。飞针走线,日月如梭,我成了曼妙的少女,渐渐美艳开来。这天,阳光明媚,是姑姑回来省亲的日子。我策马扬鞭,向一片蒙古包奔驰,身后听得苏茉尔叫:“格格,小心。

”我笑,神采飞扬。可顷刻后失色,一阵大风吹来,卷起我的纱巾,直冲那梅花树桠奔去。纱巾挂在了那片粉红之中,格外显眼。看着那样美丽的影子穿梭其间,风又起,那纱巾翩然地跳跃,轻盈地奔向一个陌生的地方。下马欲追,适时地,手握纱巾的一个男子出现在我身后,眼眸迥然,桀骜灼人,透着惊喜,透着柔情,如同一泓深潭。我心一动。

他将纱巾为我披上,冲着我柔柔地笑开。那样的美好,好像是这草原上最明媚的一丝阳光,轻而易举地闯进我内心深处的少女情怀,搅个尘烟弥漫。斜阳西坠,暮色渐浓。蒙古包四周点燃起篝火,满州武士和族人围坐吃着烤肉,喝着美酒,欢歌笑语,伴着轻快的蒙古音乐在帐篷中央我翩翩起舞。身如杨柳,面如芙蓉,一汪秋水脉脉含情,娉婷翩跹,青影如红,我像灼灼盛开的夺魂焰火,虏获众人。那夜,苏茉尔悄悄告诉我,他叫多尔衮,怒尔哈赤的十四子,皇太极的胞弟。微风轻拂草原,衣袂飘飘。

远处悠悠传来蒙古情歌,骏马驮着我和多尔衮,信马由缰,慢悠悠地走,我后背紧贴着多尔衮的怀里。他抽出一条鲜红的纱巾,脸飞红一片,默默地为我盖在头上,任由那铺天盖地的红普照我的全部,任由他炽热的视线将我续续刻画,缠缠绵绵,绸绸绻绻。我知道,那红色的外头,那双眸子的男子,就是我的生命。“玉儿,我会守着你一生一世,岁岁年年,永远陪着你一起来看红梅花盛开。”多尔衮说话的时候,眸子里是低沉沉的温柔,仿若一时间无处呢喃的爱意,在此刻,悉数蔓展。

我多想在他的怀抱里度过所有的时光,静静看朝霞与夕阳,红梅花开花落,那样就是一切。多尔衮,我心中的“萨哈达”,总是能让我为他神魂颠倒。多尔衮是我的全部,我的全部是多尔衮。“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册封博尔济吉特氏布木布泰为庄妃,择吉日返宫,钦此。”我僵住,连泪也僵在眼睫。曾经的朝夕相伴你浓我浓,瞬间,皆为泡沫。皇命难违,我闭上眼,默默领悟绝望,也享受着绝望。

终于要嫁,草原百姓欢呼。帐篷内,我木然,任奴婢为我穿衣、梳妆打扮。古铜镜中,我双眸流盼、红唇如樱、脸若桃花,鲜红华丽的嫁衣披在了身上,高贵雍容。皇恩浩荡,远嫁的队伍在雪地里慢慢前行。领队的人,就是多尔衮。吹吹打打的锣鼓声掩不了我悲观的伤心,掩不了我泪流满脸的黯然。

心碎了,车轮碾过,伤痕累累……大红鸳鸯流苏头巾盖着,我突然感到莫名的苦楚。路过曾经相遇的红梅树时,我忍不住朦朦胧胧地通过那火样的红头盖朝外望。记忆,那是个美好的地方。那里,我深爱的人,曾为我承诺,要再来看这红梅花盛开……

我淡然地说:“多尔衮,能替我揭下这头盖么?”他不言,顺我的意为我揭下头盖。他望着我,眼眸中流露万般凄楚、万般苍凉、万般绝望、万般苦涩。我轻轻扶红梅枝畔,再回首,幽幽的花瓣零碎地残了一地,似漾着淡香。轻擦着我的发丝与衣裙流过,一瓣一瓣,细碎地错落成过眼云烟。“多尔衮,多尔衮,无论怎样,我始终爱你,我要你永远记住我的美丽。”冰天雪地,我朝他,笑颜如花,春情灿烂。一阵风吹来,卷走了他手头的喜巾。

大红的喜巾,在风里打了几个转,悠悠停靠在了红梅树的树桠上。我看着,心里阵阵酸软。当初,是谁为我揭下那纱巾?又是谁把那大红的盖头送来?再也说不出话,我已泪如雨下。朝多尔衮,深深弯下身子拜别。金鸾殿上,在满朝文武大臣的见证下,我与皇太级拜了天地。花烛之夜,清宁宫内,我仰望眼前威严贵气的男人,我居然有了片刻的恍惚,划过心中的是熟悉。皇太极缓缓取出我发上的金钗,一绺乌发散落下来……恍惚间,依稀窥见那个支离破碎的梦,潸然而下,再也无法收拾。

顺治清算多尔衮的隐情:他逼死大哥强娶皇嫂(4)

红梅花开花落,我自从进入深宫,每天看日起夕落,吟诗赏梅。轻轻拾起满地的红梅花瓣,那些娇娆的红梅,居然也这样飘零。捧起花瓣,吹,所有的花瓣飘飞在空中,那样美丽……“红梅飞吧,飞出这紫禁深宫外。飞到自由的草原上”我祈祷,可是花瓣如何可以飞离?深宫已经被朱红的大门隔离,要想飞出去,实在太难。

常常,苏茉尔传来多尔衮的问候。

玉儿,以后要吃多点,你太瘦了。

玉儿,以后心里有事不要放在心里,这样对身体不好。

玉儿……

玉儿……

疏影,暗香。我总是做一个寂寞而甜美的梦,在这梅花树下。我总是梦见多尔衮,遥遥地站在我的对面,望着我,盈盈清泪,眼光灼灼。我望不尽他眼底的情意,就觉得莫名地心疼。我试图跨越梦里的距离,但是我失败了。那是梦,如何去争取?泪落枕巾梦不成,夜深前殿叹息声。

月夜咏花怜暗淡,斜倚熏笼坐到明。

那年,宫内一阵红光冲天,我在永福宫寝殿内生下福临。

皇太级早已厌倦我的冷漠。有时我想想,淡淡一笑,或许这样更好,落得清闲自在,不必要像那些艳抹的嫔妃们一样,每天去争宠……皇墙院内,有了福临,我的日子变得充实。一炉禅香,几卷经。有时,不经意间,梦,翩然而至。梦里是一片草原,美丽的,安祥的,如此温柔地将梦拥在怀里,小心翼翼地珍藏它,呵怜它。

崇德八年(1643)皇太极病逝,没来得及定继承人。于是,皇族的内战夺位,正白黄两旗剑拔弩张,每每都让我喘不过气。

清宁宫暖阁里,“多尔衮,我把福临交给你,今后要辛苦你了。”我一声叹气,是忧心,是焦虑,无论如何,要守住这大清基业。“玉儿,为了你,我做什么都甘愿,永远不会再有第二个让我如此甘心臣服的人!”他柔情淡笑,轻晃着掌中的茶蛊,雾一般的茶香。

同年,6岁的福临登基继位,次年改元顺治。多尔衮帮助福临治理国事,鞠躬尽瘁。多尔衮常教导福临:“你要做一个勤政爱民的好皇上,才能了解千千万万的百姓疾苦。”他手上有着大清的兵权,让那些对皇位虎视眈眈的人没下手的机会。他们恨他,但更多的是怕他。于是,就有了流言。

流言往往是致命的。

顺治清算多尔衮的隐情:他逼死大哥强娶皇嫂(5)

旌旗迎风飘扬,多尔衮又要出征。

深宫寂寂,慈宁宫里,近日,我恍似被梦缠住,悄然而坚持。烟水迷离间,一梦未醒,一梦又来,层层叠叠。飘渺间,看见我深爱的人!多尔衮是那么地骁勇善战,统帅无数将领,穿着白色的战袍,迎风飘舞。刀光过处,尘沙不断随风掠过,他走在黄泉路上,步步血花……飘渺中又带来草原的芳香。几许烂漫,几许迷醉的味道。我隐约惆怅,回头找寻,他已不再,空白的微笑像过往的尘土渐渐飘忽。仿佛是一场空前绝后的海市蜃楼,在梦醒的时分悄然不见。

多尔衮,你还记得吗?你曾对我说过,此生有你,便忘却今昔是何年。

多尔衮,你还记得吗?你曾对我说过,陪伴我此生一起来看红梅盛放。

这场战役,终于接近尾声。大清死伤惨重,存活的人也寥寥可数。我终于见到了多尔衮,苍白一丝,柔情一丝,在刚毅的脸上闲闲弥漫。望着他身上深深浅浅的伤痕,我泪水滑下,一滴一滴,泪尽成血。我颤抖着缓缓而稳重地吻上他温热的唇,他的鲜血混合着我的眼泪滴落在地。分不清哪是他的血,哪是我的泪。真想永远这样呆在他的怀里,那就是我终生的港口,只属于我,用我的生命杜撰这一世的刻骨铭心。

“玉儿,此生甘愿为你,付出我所有。”多尔衮的话,如刀子一样刺到我心底最柔软的深处。我眼泪滂沱地说:“我如何让你执迷至此?”多尔衮看着我,嘴角微微上昂,形成一道优雅的弧线,刻了今朝的温柔,那是一个让人心碎的微笑。他手指人间烟火的温暖慢慢沉淀,最终冰冷下来。一瓣轻红,飘忽着落了一丝半缕的香,便散了。

“多尔衮……”繁纶褪尽铅华,翩若惊鸿的眷恋已经消散。只待他朝,再续前尘。

不期然地,梦沉半世。而今,我依旧徘徊于幽深的紫禁城。数着梅花,过着寂寞的日子,忘记等了多久,也忘记念了多久。锁了自己的情,封了一切的尘缘,只为了等待。几数春秋,梦里,是那段凄楚的爱情,混合成缕缕牵挂,等着下世轮回和心爱的人一同去看红梅花盛开……

情深缠绵人不寐,故事回首月明中。

一道红尘意徘徊,两道红尘歌舞升。

三道红尘茫若海,两厢依依再入梦。

正如我繁华而孤寂的一生。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atuj.net/dst-news/show-27256346893886.html 本文原创,请珍惜劳动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

 

B2-456512342332412号 证(豫)字023422号 版权所有
© 2001 News Evening News Digital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